谈谈“坐月子”

现代医学中只有产假之说,没有坐月子之说。别看我学了这么多年,真要把这坐月子翻译成洋文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译,因为这太中国特色了。翻译之后,恐怕得附一串长长的说明。从时间段说,月子指产褥期,这个不难,关键是个“坐”字,如何处理、如何把握,我自己也拿不准。

以前医学不发达,产后很容易感染。因为人在生产后,子宫颈口处于开放状态,所以下生殖道内的细菌很容易上行感染子宫内膜,导致子宫内膜和子宫肌层发生炎 症。临床上把这叫“子宫内膜子宫肌炎”。即使是专业人员,也常常把它简称为子宫内膜炎,实际上这炎症是会侵犯子宫肌层的。子宫内膜和子宫肌层感染发炎后, 人就会发烧。以前把所有的产妇产后发热都称为产褥热,实际上是不准确的;因为乳腺炎、肺炎等其他原因也会引起发热。现在正规的教科书和参考书已经废除了产 褥热这个名词。

子宫内膜炎如果治疗不及时,感染灶还会继续向上蔓延,通过输卵管到达盆腔,引起输卵管炎、卵巢炎、盆腔脓肿,甚至全腹腔-盆腔腹膜炎;最后出现败血症, 导致病人死亡。以前孕产妇死亡率在1500例/10万,其中,感染占了很大的比例。现在,抗生素广泛使用之后,因产褥感染而死亡的产妇已很少见。但是产褥 感染还是时不时会碰到。

由于产褥感染时,产妇会有发热、高热、寒战,所以中医认为产后容易“伤风”。既然会伤风,所以坐月子时不仅要头裹毛巾、身穿棉袄,而且要紧闭门窗、密不 透风,禁风扇空调。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还常常听老师提起,说有的产妇即使三伏天也要如此,结果搞得人中暑。中暑的产妇我没有见过,但前几年查房时发现有患 者家属把病房的门窗关得紧紧的。屋子内空气污浊,加上产后都有点恶露,屋内的血腥味非常难闻。因此,我查房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,把新鲜空气给患者引 进屋。这个动作常常受到一些老妈妈老奶奶的阻挠和干扰,但年轻人似乎更愿意接受医生的意见。检验产妇是相信中医,还是相信现代医学,就看她脸上有无痱子, 这是个小小的窍门。

中医提出产后易伤风的另外一个理由,就是新生儿破伤风。过去生孩子断脐,常常用的是普通剪刀而不是消毒剪刀,甚至还有生锈的剪刀或切菜的刀,也有用牙把 脐带咬断的。破伤风由破伤风杆菌引起,细菌会分泌外毒素,引起机体痉挛性抽搐,以前叫“脐风”。一旦发生新生儿破伤风,新生儿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。其实, 这与风一点关系都没有。由于破伤风杆菌到处存在,所以以前的新生儿死亡率特高。实施新式接生后,破伤风感染不再存在。但在一些计生抓得紧的地方如湖广、贵 州等地,有些人为了逃避计生,就偷偷地在家里生,结果还是有新生儿患破伤风。我有个同学在内地做儿科,说有一年就接诊了100多例破伤风患儿,几乎全是第 二胎,着实把我吓了一跳。

生孩子叫分娩。分娩之后子宫创面会有少量渗液,加上红细胞、白细胞、脱落的上皮细胞等,从阴道内流出来,医学上叫恶露。恶露中含有少量的红细胞,所以颜 色是淡红色的。加上分娩时要出血,在中医看来,这些都是“失血”的表现,所以产后要“补血”。的确,有些产妇有贫血,需要补充制造血液的原料如铁、维生素 B12等,但这和失血无关。

中医建议产妇食补,就是通过饮食来补血,比如吃红糖、红枣,以及一些红色的中药等等。中医认为吃下这些红色的东西,就可以补血,其实没有什么科学依据, 天底下红色的东西太多了。如果真有贫血,一般只需补充铁剂就行了。维生素B12在食物中的含量,绝大多数情况下可以满足需要,不必特别补充。所以常常有人 问我,产后需要吃什么补什么?我的回答是什么都可以吃,补就没有必要了。结果有的老婆婆用异样的眼光看我。还有的老人在病房里故意大声教训儿媳说:“生孩 子要听医生的,吃什么还得听我的”。其实这话是说给我们医生听的。

说到吃,中医有很多忌讳,但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忌。比如,身上长了疖痈,中医说要忌食南瓜、鲤鱼等所谓的“发物”,否则就会更加严重,会化脓等,其实没有 这回事。由于所有的水果我们都是生吃的,是冷的,所以在很多地方产妇也不许吃。经常有产妇问我水果能不能吃,我说都能吃。但有些人就是不信,连某些医生也 不信,说他们那里的老一辈教下来的规矩就是忌食凉物。朋友的太太生孩子,我买了水果去看他们,朋友的岳母很不高兴,说“医生怎么也不讲究忌口,连这个都不 知道?”我说什么都可以吃,水果也得吃。大家正尴尬时,我朋友出来圆场,说我是“从瑞士回来的大博士”,才算平息了争论,但那位老人好像还有疑虑。我们身 上生疖子、长痈,与吃什么东西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不过,现在污染很重,在污染重的地区,是否还可以放心大胆地吃蘑菇、吃鱼,的确值得商榷。但这只与环境污染 程度相关,与产妇能不能吃无关。

中医除了忌风,忌口,还要忌凉水,因此,很多人坐月子的时候不洗澡。我还真不知道,一周不洗澡如何过得去。从现代医学的观点看,澡也是要洗的。我们的病 房现在全都装有淋浴,病人可以洗澡。但是,由于宫颈口在产后12天左右才闭合,所以建议在这之前不要坐浴。当然,洗澡水不可以很冷,水和环境的温度适宜就 行。

我自己没有坐过坐月子,也没有看人坐过。母亲生我最小的弟弟妹妹时,我已经明白了一些事。我父亲有些科学知识,而且痛恨中医。因为我奶奶30岁时拉肚 子,郎中开的方子竟然是要她喝下自己的洗脚水,最后死于“赤痢”。我奶奶死于庸医之手,所以我父亲一辈子不吃中药,我母亲坐月子也因此没有吃过中药。我们 那儿的人,在吃过中药之后,还要把中药渣倒在外面的路上,据说这样做病会好得快。这更没有道理。

我母亲坐月子时,父亲会煮些鸡蛋放在床头,母亲饿了就吃。我们家穷,一般仅20来个。有时听说谁家的媳妇,生个孩子吃了60多个鸡蛋,估计一天得好几 个,羡慕吧?那时候我们常吃不饱饭,所以鸡蛋对于产妇来说,对营养身体起了很大的作用。我们那地方鸡蛋的吃法也很怪,都是先煮好的,吃的时候,就冲点红糖 开水。现在有不少病人给医生护士送红蛋,包装得虽然很好,但我发现几乎没有哪个医生护士喜欢吃的。有个温州人很厉害,把巧克力做成鸡蛋形状,外面印上红双 喜,像红蛋一样送人。这个大家倒是蛮喜欢吃。

除了忌口之外,中医很讲究“发奶”。产后要下奶,现代医师从来不在饮食上考虑,只在两个层面上考虑:一是刺激,要新生儿吸吮乳头,刺激产奶;二是给药。 国内似乎不大重视这个问题,所以没有任何药物。但国外是有的,估计是泌乳素。这是人体胎盘分泌的、具有泌乳作用的激素,垂体也会分泌。而中医就不同了,本 该忌口的“发物”统统起了作用,什么鲤鱼、南瓜等等,全派上了用场。在我老家,还得用糯米炖猪蹄、老母鸡或鲤鱼。其实,这些东西本来就是食物,是用来吃 的。这些高蛋白饮食,吃了之后会补充氨基酸等物质,当然没有什么坏处,不吃也没什么。所以没有必要刻意去吃什么、不吃什么。

除了吃、住之外,还有一个“行”。比如月子之中不能串门,否则会很不吉利。产妇不仅要坐,而且必须“坐”在床上,否则会伤了元气。其实,孕产妇体内的血 液处于高凝状态,长时间坐着、躺着不动,很容易发生下肢静脉血栓。血栓一旦在血管内流动,栓塞了肺动脉是很危险的,会导致产妇猝死。几乎每年都会听到这类 悲剧。以我的观点看,产妇不仅不能坐,而且要及早下床活动。当然,活动的量得适当,不会建议产妇产后去跑步。适当地在室内、院子内走走就行了。我常规指导 下级医生术后24小时内拔导尿管,患者不起来也得起来。有些“中西医结合”医生不知道这个道理,一个劲地打点滴,甚至打到出院时为止,打完点滴才给拔导尿 管。其实,导尿管保留3天以上后,90%以上会发生泌尿道感染,所以必须尽早拔掉。

就这么“坐月子”三个字,拉拉杂杂写了这么多,但翻译这三个字还是很为难。三个字要用三千个字来表达,说明我们的传统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。